1. <output id="mk5bv"></output>
      <dl id="mk5bv"></dl>
      <output id="mk5bv"></output>

    2. <dl id="mk5bv"></dl>
      <dl id="mk5bv"></dl>
      新华网 正文
      苏联青少年:用计算器和小说学电脑
      2019-02-14 10:56:37 来源: 中国青年报
      关注新华网
      微博
      Qzone
      评论
      图集

        1986年夏,埃尔索夫和学生们一起编程。

        Elektronika B3-34可编程计算器。

        《康奇基:地球之路》连载。

        “苏联错过了数字时代”是许多?#35828;?#25104;见。20世纪80年代,当计算机和通讯网络在西方?#29615;?#29467;进,从科研工具变成日常用品并推动?#35828;?#19977;次工业革命?#20445;?#33487;联却被渐渐甩开。“俄罗斯方块”成为畅销游戏程序,发明它的国家却在计算机领域缺乏存在?#23567;?/p>

        这并不是全部事实。尽管苏联未能建立因特网,也未能给民众提供廉价的个?#35828;?#33041;,整个国家与信息化革命擦肩而过,但它的确曾努力将青少年带入数字时代。与西方不同,苏联人没有IBM、仙童和施乐公司,代之以藏有谜题的小说与可编程计算器。

        一门必修课引发国际争论

        1985年9月,苏联的九年级(初三)学生开始接触一门新的必修课:信息学和计算机?#38469;?#22522;础。该课程旨在使编程同算术和俄语一样,成为全苏青少年普遍掌握的必备技能。为实现这个目标,苏联政府编写了以15?#32622;?#26063;语言发行的教科书,计划培训约10万名教师,并为各?#29992;斯?#21644;国的6万多所中学提供100万台计算机。

        如此宏伟的蓝图距现实似乎很遥远——工厂一下子生产不了那么多计算机,印刷和分发教材的进度参差不齐,许多教师甚至从未接受过充分的培训。

        在国际上,苏联的举措引发了各国计算机专家对“计算机知识”定义的争论。美国计算机科学家兼企业家、麻省理工学院教授、人工智能领域开创者之一爱德华·弗雷德金主张,计算机知识意味着应用,而非?#21019;?#30721;。他告诉苏联同行:

        “计算机知识不意味着如何编程。它不是告诉你计算机是如何工作的……真正的计算机知识意味着具备使用高级应用程序的技能,例如文字处理和电子表格系?#22330;!?/p>

        苏联计算机科学家安德烈·埃尔索夫风趣地回应称,弗雷德金是在否定程序员的职业尊严。“编码和打字不是相互排斥的。”埃尔索夫说。作为苏联计算机普及教育的推动者,埃尔索夫将计算机知识视为一?#23383;?#35782;习惯,称之为“算法思维”。

        埃尔索夫师从数学家阿里克谢·利亚普诺夫,后者是苏联计算机科学的先驱,控制论的创始人之一,这是一门研究机器、生命和社会中的控制和通讯一般规律的科学。从老师那里,埃尔索夫学会了从控制论的角?#20154;?#32771;问题,并试图在?#38469;?#21644;社会之间建立联系。他认为,算法是人与机器的一种交流?#38382;健?/p>

        埃尔索夫并不拒绝吸收西方的科研成果。早在1958年,他就与其他苏联计算机专家与美国同行交流,与计算机先驱、首位图灵奖得主艾伦·佩利进行了深度沟通。20世纪70年代早期,埃尔索夫访问麻省理工学?#28023;?#20307;验了美国的计算机教育实践。

        尽管如此,埃尔索夫等人依然相信,苏联应该走?#32422;?#30340;信息化道路。这种观点的核心是,苏联人应该更少地依赖机器,更多地培养公民的技能和思考习惯。通过学习编程,学生们能够更好地进行抽象推理,形成以目标导向解决问题的思维模式。

        当然,科学家们很清楚,只有争取到尽可能广泛的支持,才能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计算机课程。他们孜孜不倦地向政府官员、教育工作者、?#25913;?#21644;儿童乃至国际社会宣传:要把学电脑像扫除文盲一样?#21019;?#35753;编程成为“第二识字”。1985年秋,作为戈尔巴乔夫掌权后推行的一系列改革的组成部分,信息学课程正式在全苏联铺开。

        彼时的苏联深受物资匮乏困扰,这意味着大多数学生只能在没有计算机的情况?#24459;?#35838;,根本没有地方实际测试?#32422;?#20064;得的新技能。改革者并不以此为虑。相反,教材鼓励学生在纸上写程序,并进行富有想象力的练习。例如,学生们轮流扮演名为Dezhurik(这个名字来自俄语单词dezhurnyi,“值日生?#20445;?#30340;机器人,负责“执?#23567;?#35832;如“关上窗户”或?#23433;?#40657;板”之类的指令。地处远东的哈巴罗夫斯?#35828;?#23398;生抱怨教学设备不足,埃尔索夫回信鼓励他们积极?#21019;?#30721;,?#24247;?#24180;轻人仍然?#35874;?#20250;?#26696;?#19978;火车,走向未来”。

        埃尔索夫不同意因为条件简陋就放宽?#35745;?#26631;准:“老师可能因为同情你而给你一个不错的成绩,但电脑不会原谅你的任何错误。这个油盐不进的金属盒子将呆在那里,直到学年结束。没有算法、没有程序、没有计划,你就没有必要坐在电脑前。”

        可编程计算器成教学“神器”

        苏联生产不出足够的个?#35828;?#33041;,但可编程的计算器要多少有多少。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,苏联生产了数百万台计算器,供应给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工程师群体。这些设备可以将指令放在存储器中以供稍后运行,用户只要?#32422;?#23398;习就能用它编程。1974年惠普公司推出HP-65型计算器后,这款绰号“超级明星”的“神器”在苏联一样大卖特卖。

        HP-65是第一台可插入磁卡进行读写的计算器,用户可以用它编写100多行程序。按?#23637;?#21578;的说法,宇航员甚至用它充当“阿波罗”登?#36335;?#33337;机载计算机的备份。苏联引进并仿制了该型号,命名为Elektronika B3-34,并将其性能压榨到极致。

        意外勃?#35828;?#28216;戏文化更是激励着年轻人投身?#35828;饋?985年8月,也就是计算机课开课一个月?#22467;?#31185;学杂?#23613;?#38738;年?#38469;酢?#24320;始连载关于将?#25945;?#22120;从月球送回地球的科幻探险小说《康奇基:地球之路》,?#31185;?#25925;事?#21450;?#21547;需要在可编程计算器上完成的任务。《青年?#38469;酢?#30001;苏联共青团主办,主要面向青少年,订阅量一度超过150万。从1985年1月起,为配合埃尔索夫的计算机普及教育计划,该杂志推出了一系列编程专栏,但回应寥?#21462;?/p>

        当年8月的新连载却一炮打响。“康奇基”是小说主角们搭?#35828;暮教?#22120;的名字,?#20174;?947年一支挪威探险队的木筏。这部作品的灵?#24615;?#28304;自美国一个电脑游戏,玩家要控制推进器并计算轨迹,安全地将着陆器引导至月球表面。在?#31185;?#30340;连载中,读者们?#23478;?#25343;起各自的计算器、化身宇航?#20445;?#22312;险象环生的条件下克服未知的困难和?#38469;?#30340;局限。

        《康奇基:地球之路》的情节发展?#23545;?#36229;出了“返回地球”的目标,太空旅行的刺激、未来主义的叙事让无数读者着迷,他们的编程技巧也随之不断进步。这种寓教于乐的策略,归功于《青年?#38469;酢?#30340;编辑米哈伊尔·普霍夫。普霍夫毕业于苏联最负盛名的工程学院莫斯科物理科学与?#38469;?#23398;?#28023;?#20182;放弃了有?#24052;?#30340;科研生?#27169;?#36873;择了写作和科普之路。

        普霍夫?#27807;?#30740;究了计算器,用它做到了许多制造商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事实上,全世界的同好当?#20493;?#22312;探索如何开发说明书上没写的功能,他们也许是历史上第一批“超频”爱好者。这种探索又被称为“错误学?#20445;?#26469;自于计算器屏幕上显示的“错误”字样。

        苏联读者对“错误学”津津乐道,纷?#23383;?#20449;《青年?#38469;酢方?#36848;?#32422;?#30340;奇妙发现。“我找到一种方法,能让计算器的初始显示不是0,而是任意数字和符号。”有人炫耀道。在杂志上见到?#32422;?#30340;程序和名字是许多?#35828;?#22809;愿,就这样,苏联的第一代程序员和黑客诞生了。

        先行者们至少留下了回忆

        围绕《康奇基:地球之路》形成的读者和玩家群体在无意中达成了埃尔索夫设想的教学目标。许多人要求杂志社提供更多游戏,乃至用于重写其他类型程序的流程图。有读者表示,他?#37322;?#23558;程序看做一种有意识的行动模式,而非一大堆意义不明的符号。在贵刊帮助下,我们希望不仅能执行可用的程序,还要?#32422;?#21019;建(新程序)”。

        即便没有西方的极客文化,苏联依然设法证明,依靠国家主导和通识教育,用计算器、铅笔和纸张也能培养出计算机文化。“足足半年,我就像吸尘器一样,如饥似?#23454;?#21560;收一切有关编程的信息,特别是关于计算器的。”一位俄罗斯网友在论?#25345;谢?#24518;道。

        有人说,对小说的迷恋促使他们千方百计搞到计算器,但对另一些人来说,计算器?#36824;?#26159;块垫脚石,他们拼命攒钱购买零配件,终于组装出?#35828;?#19968;台个?#35828;?#33041;。此后30年间,《青年?#38469;酢?#26434;志一直在二手市场流传,许多21世纪出生的读者仍然能接触到《康奇基:地球之路》。

        这是否意味着埃尔索夫的课程是成功的?#30475;?#26696;并不明确。毕竟,任何普及型教育的成果都难以精确衡量,在苏联解体前后的政治动荡和经济崩溃下更是无法测算。《青年?#38469;酢?#30340;读者成年后,悲?#35828;?#21457;现编程成了一种奢侈品、一份对少年时代的回忆。在百废待?#35828;?#20420;罗斯,编程?#38469;?#24050;经与知识和习惯无关,很大程度上成了移民?#35775;?#21457;达国家的跳板。

        埃尔索夫和普霍夫这样的先行者充满热情,但苏联推动计算机教育的努力还是难以获得充分回报。那些改革最成功、收效最明显的地方,往往是莫斯科的精英学校和一些?#23576;?#24378;大的学校,如石化部?#35834;?#23376;弟学校。《青年?#38469;酢?#36229;越?#35828;?#29702;和经?#35868;习?#20026;那些缺乏启蒙教师和教学设备的学生提供了切入点和交流?#25945;ǎ?#20294;无法做到更多。

        最终,无论是1988年去世的埃尔索夫还是苏联,都没能存活足够长久,以完成致力?#38750;?#30340;宏愿。那些鼓舞人心的理想、引人入胜的故事,只能渐渐被岁月掩埋。

        (摘自《青年参考》2018年10月25日07版)

        作者 袁野

      +1
      新闻评论
      加载更多
      贵州?#20309;?#40857;迎元宵
      贵州?#20309;?#40857;迎元宵
      广州华南农业大学樱花怒放吸引游人
      广州华南农业大学樱花怒放吸引游人
      河北吴桥:杂技灯会迎客来
      河北吴桥:杂技灯会迎客来
      叉尾太阳鸟悬停采蜜
      叉尾太阳鸟悬停采蜜

      ?
     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113924
      pk10盛兴系统
        1. <output id="mk5bv"></output>
          <dl id="mk5bv"></dl>
          <output id="mk5bv"></output>

        2. <dl id="mk5bv"></dl>
          <dl id="mk5bv"></dl>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mk5bv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<dl id="mk5bv"></dl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mk5bv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2. <dl id="mk5bv"></dl>
              <dl id="mk5bv"></dl>